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历劫我是认真的在线阅读 - 第931章 阴郁大反派的后母(1)

第931章 阴郁大反派的后母(1)

        时姜送走父母后,便一心投入了研究中,这一生的时间,都奉献给了g家。

        等到她闭眼之后,电视台里播放着她各种的丰功伟绩,证明她没有白来这世间走一遭。

        再次睁开眼时,看着头顶绣着百子的蚊帐,    时姜居然有点不适应。

        眨了眨眼睛,侧头瞧去,只见自己身处一间古色古香的卧室里,她睡的是一张拔步床,而在拔步床的榻上,依靠着一个穿着绿色裙子的年轻女子,正闭着眼假寐。

        看她的装扮模样,    应该是原身的贴身丫鬟。

        时姜也没去叫醒她,只管自己重新闭眼,    接收记忆。

        纷沓而来的记忆,充斥着时姜的脑海,原身只有一个字,悔!

        出身小官之家的原身,因为怨恨父母把她嫁入靖海侯府给年过而立的侯爷霍巍做填房,却没想到靖海侯在成亲当晚领兵出征,过了半年才传回了战死的消息。

        而原身因为没有跟侯爷圆房,所以在侯府自己感觉名不正言不顺。

        因为被人挑拨离间,所以原身对靖海侯唯一的子嗣,年仅八岁的靖海侯世子霍景州不是很亲近。

        原本靖海侯府里还有老太太在管着,可因为唯一的嫡子战死,    直接打击的老太太倒下了。

        而庶子们便蠢蠢欲动,趁着老太太无法掌控靖海侯府的时候,借着原身的名义,    百般虐待霍景州这个继承人。

        更找了人去勾引原身,设计让霍景州看到。

        霍景州从小便最崇拜自己的父亲霍巍,如今看到作为父亲的妻子的原身,    居然在父亲去世没多久,便这般水性杨花,对她恨极。

        从此以后,霍景州便对女人产生了严重的厌恶。

        而原身在被人勾引后,没多久,便与人私奔。

        原本以为会恩爱生活,却没想到,才出了城,便被勾引她的那个男人打晕,然后打包卖给了勾栏院里。

        醒来后的原身得知自己被卖后,受不住打击,直接一根裤腰带,当晚就把自己吊死了。

        而霍景州因为后母的关系,一直到二十多岁,也没有成亲。

        即便后来查明后母会私奔是被自己的那些所谓的叔叔设计的,也改变不了他对女人的厌恶。

        当然,那些叔叔们,一个个都被霍景州设计的身败名裂,落得不得好死的下场。

        后来遇上女主,因为矛盾的心理,对女主一时好一时坏,    反反复复,阴晴不定,导致女主讨厌他。

        知道女主喜欢上男主后,霍景州更加发疯,使出各种手段,最终被男主所杀。

        原主的心愿是希望守着这个便宜儿子,把他好好的养大,自己不再落得那般的下场。

        时姜的嘴角抽了抽,不得不说,虽然原主自己犯蠢,不是毒。

        要是没有那些恶人设计,她原本就算心中有怨,也会安安分分的待在靖海侯府做她的寡妇,不用那么早死的。

        毕竟,原身嫁给靖海侯爷霍巍才十七岁。

        也就是说,半年后靖海侯战死的时候,她被勾引私奔,死的时候还没满十八岁。

        搁在现代,这还是一个孩子呢!

        那些想谋夺霍巍家产的渣渣,就算以后霍景州能把他们全部铲除,可也让他们多活了这么多年,实在是太便宜他们了!

        而现在,时姜刚刚嫁过来半年,昨天才收到靖海侯霍巍战死的消息。

        原身直接晕倒在地,整个靖海侯府陷入了一团乱。

        想到陷入混乱的靖海侯府,时姜不由的坐了起来。

        她起来的动静,让守在拔步床床榻边的丫鬟一下惊醒过来。

        “夫人,您终于醒了!”

        青霞一下扑在时姜的床边,哽咽的说道。

        时姜按了按额头,声音略带着一丝沙哑的问道。

        “扶我起来,什么时辰了?老太太怎么样了?”

        她记得,自己晕过去的同时,老太太也一样晕过去了。

        跟她相比较,想必老太太更加的伤心难过才对。

        毕竟,后来老太太还一病不起,要不然,靖海侯府也不会被弄成筛子一样,让那些宵小能进来做下那些下作手段。

        听到夫人的话,青霞连忙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抬手把蚊帐给撩了起来,然后把坐起来的时姜给扶出来。

        时姜捏了捏鼻梁,前面一刻自己还在电脑桌前通宵工作,现在这具身体又因为受了刺激晕倒,脑袋难受的紧。

        穿好鞋从拔步床走出来,听到卧室里的动静,红霞立刻从屋外跑了进来。

        “夫人,您可终于醒了!吓死奴婢了,奴婢刚刚一直守着夫人,才想着去喊大夫,您就醒了!”

        红霞边说边把青霞给挤开,上前狗腿的托着时姜的手臂,扶她到房间的桌子旁坐了下来。

        时姜撩起眼皮朝她瞧了一眼,相比较青霞的柔和秀美的相貌,红霞脸圆圆的,看上去很是可爱机灵。

        所以,原主从嫁到靖海侯府后,相对更看重红霞一些。

        毕竟,红霞可比青霞会哄人开心,小嘴叭叭的,能逗的原主开怀。

        “更衣吧!”

        把自己的手臂从红霞的手中抽回,时姜吩咐道。

        便宜丈夫既然死了,她总不能什么也不做。

        最关键,接下来还有好几场硬仗得打呢!

        红霞见夫人这般冷淡的话,先是愣了愣,不过没放在心上。

        对于夫人的性子,她早就摸的清清楚楚。

        所以,愣了一下后,立马笑眯眯的点头应声去拿衣服给时姜准备穿上。

        只是,她拿来的那件衣服刚准备给时姜穿上身,时姜的脸色唰的一下沉了下来,高声喊道。

        “来人!”

        虽说原身觉得自己没有跟靖海侯爷洞房,有些名不正言不顺的,指挥不动侯府里的下人。

        可她所住的院子里,陪嫁的仆妇和丫鬟还是听她的话的,毕竟这些人的卖身契,可全捏在原身的手里。

        所以,当时姜高声喊人时,院子里的仆妇和二等三等丫鬟齐齐进到屋里来。

        只见时姜指着拿着一件绯色衣裙的红霞,沉着脸说道。

        “把她给我堵住嘴捆起来,先丢到柴房里去。”

        听到夫人这话,那些仆妇丫鬟先是呆住了。

        毕竟红霞可是夫人面前得脸的贴身大丫鬟,怎么就把人给堵住嘴捆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