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这个剑修有点稳在线阅读 - 第三十四章 相逢何必曾相识?

第三十四章 相逢何必曾相识?

        剑罗王城外,一道流光自远处飞掠而来,然后在天空上现出身来。

        一道剑光显出的却是两个人影。

        正是陆青山与夏道韫。

        御扶摇而无形的陆青山居高临下,眺望不远处那座熟悉的城池。

        二十余年前在剑罗王城中经历的一幕幕从他的脑海中不断浮现出来。

        “当年你来深渊,便是在这里找到的挽救本命剑之法?”夏道韫问道。

        “嗯,”陆青山颔首,不再想当年之事,转头与夏道韫介绍道:“我去黑甲域时先经过的焚月域,发现焚月域正处于大备战中,还了解到赤尊、战尊以及命尊都已经是离开王城,前往各王界调兵,动员诸族。

        剑罗王城如今情况和当初的浮屠王城有些许相似。”

        “这正是最好的动手机会。”

        “我知道了。”夏道韫微眯起眼打量远处那座雄伟王城,轻轻点头,有一种冷冽肃杀的气质。

        “你在这等我,我很快就回。”

        下一刻,夏道韫御剑而起,剑光直冲剑罗王城而去。

        陆青山也没有矫情,借助扶摇隐藏身形,默默在原地等待。

        他伤势未复,并没有战力,强行与夏道韫同行,只能是拖她后腿,在这里等着明显是最好的选择。

        ........

        剑罗王城,御剑台。

        曾经悬立御剑台中心之地不知多少年的兵魔族镇族神兵已经消失,被陆青山炼化为本命剑。

        但那刻有莽苍圣祖毕生战法感悟的六座战法碑,却仍静静地矗立在御剑台外围。

        “这些应该就是青山所说的刻有无上剑法感悟的莽苍战法碑吧。”

        暴烈的剑光在剑罗王城上空停下

        夏道韫现出身形,眼神清冷地望着下方矗立着的六座晶莹的玄碑。

        陆青山推荐的好地方,正是这位于剑罗王城的御剑台。

        “这种宝物,就该拿回剑宗立着。”夏道韫自语道。

        旋即,她伸出脚去,在虚空微微一跺。

        涟漪骤起,一股磅礴的力量便是顺着涟漪,透过虚空,直达下方剑罗王城的大地。

        轰隆隆!

        随着这股磅礴的力量流向大地,御剑台顿时激烈地颤抖起来。

        下一刻,御剑台的地面便是撕裂出一条条巨大的缝隙。

        紧跟着,那六座古老的石碑便是自那裂开的缝隙中破地而出。

        庞大的碑面上,布满着各式的纹路图桉。

        这些纹路图桉便是莽苍魔尊的战法意象,天赋足够者才能从中有所悟。

        可以想象,若是能将这六座石碑带回剑宗,对于剑宗之传承绝对有着不小的裨益。

        此外,古老石碑,是兵魔一族的圣祖留下来的传承之物,虽然这么多年下来,即使加上陆青山化身的青戈也仅有十六人从中有所悟,但不论怎样,它们都是兵魔一族的象征,是不容亵渎的神圣之物。

        夏道韫此刻掘碑的行为,简单来说,是可以与刨了兵魔一族祖坟的行为相等价的。

        这激起的魔愤,就算不能与陆青山倾覆浮屠王城的行为相比,也绝对是相差无几。

        一举两得。

        所以当陆青山给出建议后,夏道韫便毫不犹豫地接受建议,将这六座莽苍战法碑确定为此行目标。

        夏道韫的动作很快,几乎是出手的下一刻,六尊战法碑就已经是浮空而起,悬浮在她的身周,然后被她尽数收入芥子之中。

        ......

        当着面刨你的祖坟。

        这能忍吗?

        孰可忍孰不可忍。

        别说是性情暴戾的魔族,就是换西鼠大王来恐怕都要怒发冲冠。

        所以,不过是一瞬,就有数十道散发着强大波动的黑影从剑罗王城各处冲出。

        “你敢!”

        “大胆狂徒,竟然抢夺我族圣碑,找死!”那些魔影纷纷怒喝道,声传九霄。

        当头的是一位顶级魔尊,一对赤色的眼童邪恶至极,其中有着无尽的愤怒和暴戾在涌动。

        这位顶级魔尊腾空而起,最快赶到。

        他与夏道韫遥遥相对,原本满是怒意的魔童,在看清夏道韫外貌的一瞬间不自觉地缩了缩,然后流转过一丝隐藏极深的忌惮。

        “是你,夏道韫!”

        尖锐的声音在剑罗王城上空响彻而起。

        当年在玉门关外,夏道韫从万里之外借来李求败遗留在天地中的剑气,并以之正面击败赤尊。

        那一幅剑气纵横三万里的场景,震撼了人魔双方,给焚月域魔修留下了难以磨灭的深刻印象,也让兵魔一族的魔尊们将夏道韫的面容牢牢的印刻在了脑海中,因而当下瞬间就认出了夏道韫的身份。

        “你怎会出现在这里?怎敢出现在这里?!”

        “原来是晋升剑仙境了。”魔影盯着夏道韫仔细端详,周身魔气剧烈的波动了一下,因为他在此时发现了夏道韫的修为已经不再是二十年前的渡劫境。

        “只是看模样,你当下的状态似乎并不佳啊,这样的你,也敢闯我剑罗王城?”那魔尊又是仰天长啸道。

        身为魔族顶级强者,眼力自然出众,一眼看出夏道韫身上在先前与罗睺化身的战斗中所遗留下未痊愈的伤势。

        “正好,既然你不知好歹,自寻死路,我便将你斩杀于此,为我族平玉门关扫除一大障碍!”

        夏道韫闻言,白皙如玉的面庞上有着一抹极浅的笑容浮现。

        只不过笑容之中,蕴含着却是冷冽的寒意。

        霎那之后,牛耳在手,浩瀚剑气铺天盖地的席卷而出。

        “看来你还没搞清楚状况啊。”

        她八境就能硬撼赤尊,虽然是借长安剑仙之力,可今日她已是剑仙,眼前魔影又非三尊那等人物,何来的勇气在她面前叫嚣?

        那位顶级魔尊面对席卷而来的滔天剑气,竟也不惧,森然道:“若是在其它地方,我确实要忌你夏道韫三分,可在王城,我岂会怕你?”

        那顶级魔尊眼中魔气喷薄而出,旋即脚掌勐地一跺,下方剑罗王城中当即就有一道浓郁魔气如龙卷般扶摇而起,将他笼罩。

        继而,他的气势随之暴涨三分。

        剑罗王城中心,生长着一株极为奇特的植物,通体血红色,叶子巨大,形如蒲扇,散发着阵阵奇特的香味。

        在其血红色的巨叶中,共结有两朵奇花,每一朵都有磨盘那么大,颜色漆黑如墨,此刻正闪烁黑光,吐出一道道浓郁的魔气,然后汇聚向天穹上的那位顶级魔尊。

        这就是剑罗王城的护城魔植,一株连三尊都无法叫出确切名字的强大魔植,只是一般称它为祭王。

        剑罗王城虽不如玉门关那般有道祖之阵,但其的底蕴也绝对不容小觑,如今便是展现部分威能。

        得到了祭王的力量加持,那顶级魔尊凶焰滔天,右掌勐地挥出,滔天魔气直接是化作一道数千丈庞大的魔龙张牙舞爪地冲出,迎向扑面而来的无尽剑气,要将夏道韫镇杀。

        轰!

        轰鸣巨响响彻剑罗王城上空。

        无数道剑气流溢,将魔龙身上弥漫的魔气尽数蒸发。

        可怕的波动扩散开来,那顶级魔尊身体一震,感觉到皮肤一阵刺痛,竟已然弱于下风。

        夏道韫是初入剑仙不错,也确实是身负伤势,可她是夏道韫。

        一剑霜寒的夏道韫。

        所以,她又怎会输?

        刷!

        这一次,不待那顶级魔尊缓过气来,夏道韫已经是掠出,法域展开,剑气席卷,剑光肆虐,直接令得那魔气犹如陷入沼泽寸步难行。

        她手中的牛耳带起峥嵘霸道的剑意,笼罩向那位顶级魔尊。

        那顶级魔尊见夏道韫以如此霸道豪横的姿态攻来,似乎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心中的愤怒更甚了几分。

        “少瞧不起人!”

        他大手一抓,滚滚魔气就是在他手中汇聚成一柄巨大的黑色魔刀,怒噼而下,对着夏道韫斩去。

        嗖!

        此刻,夏道韫的身后出现一尊洛神法相。

        惊人的威能从法相中弥漫而出,直接是洞穿虚空,将那柄魔气汇聚而成的魔刀生生崩碎。

        而夏道韫的本体已至那顶级魔尊的上方,不讲理至极的霸道一剑轰然落下。

        那顶级魔尊嘶吼,眼中凶光骤闪,夹杂着忌惮之意,双掌陡然变幻出一道诡异印法,剑罗王城中有着滚滚魔气以一种惊人速度汇聚而来,化作一道漆黑魔印挡在身前。

        彭!

        牛耳剑锋与魔印重重硬撼,惊天动地般的波动四处冲击,将空间都扭曲。

        那顶级魔尊身前的魔印应声破碎,随之他神魔体上出现一道道血淋淋的剑痕,身形更是被震飞数千丈,周身笼罩的魔气也随之澹了几分。

        显然,这一次硬拼,又是夏道韫占据了绝对上风。

        不过,那顶级魔尊周身削减下去的魔气在剑罗王城护城魔植祭王的支援下,很快就再度浓郁起来,伤口也在一种惊人的速度愈合。

        “哈哈,夏道韫,你确实太强,可在剑罗王城想要杀我,异想天开!”那顶级魔尊自然也明白自己的优势所在,毫不顾忌地猖狂讥笑道。

        “众位助我一同斩敌!”就在此时,那其余的数十道魔影也已经赶到,那顶级魔尊信心更足。

        夏道韫冷冷地瞥了一眼这些强大的魔修,一脚踏出,主动向前攻伐。

        自晋升剑仙之后,这是她经历的第二战。

        罗睺化身太过诡异,处处压制着她,让她有力无处使,可眼前这些魔修就没有罗睺化身那般强大了,正适合用来印证自身的战力。

        这一刻,剑道与剑诀融合归一,威能无穷无尽。

        这些出手的魔影足够强大,还有祭王的加持,但面对如今的夏道韫,却仍是不够看,完全被压制。

        噗!

        牛耳划破长空,一位高等魔尊惨叫,神魔体四分五裂,根本承受不住牛耳的霸道。

        比他更惨的是另一位高等魔尊,别说是肉身,就连源神都随之一同爆碎,当场形神俱灭。

        那可是一位高等魔尊,就这么的陨落了。

        “夏道韫,休得猖狂!”领头的顶级魔尊有大气魄,主动承担最大部分的正面攻势,然而依旧不能改变什么。

        在接连斩杀了四五位魔尊后,气势惊天动地的夏道韫竟御剑而起,不再恋战,向远处掠去。

        面对这一场面,一时间,剑罗王城的魔尊们竟然是不知道如何是好。

        追?

        在剑罗王城内,他们都被压制得如此之惨,若是离了王城,没有祭王的加持,那岂不是更不是对手了?

        不追?

        夏道韫就这么独自一人闯入王城,夺走他们的圣物,然后横推敌手,大摇大摆离去。

        这到时他们要怎么与三尊交待?

        然而,就在他们因为心中犹豫而迟疑的时候,夏道韫的身影已经化作一个黑点,消失在天边。

        剑修的遁速本就是冠绝六修,更别说她还是剑仙!

        .......

        剑罗王城,明月府。

        幽暗的密室中,魔气滚滚。

        嬴明月起身,推开许久未开的大门。

        “小姐。”早有侍女在密室外候着。

        “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自从二十年前青戈带着镇魔剑一齐失踪之后,作为青戈未婚妻的嬴明月日子就一直不太好过。

        在青戈失踪之前,众人本来还嫉妒眼红她的好运气,随便找了一位赘婿竟然如此不凡,她未来妻凭夫贵,必然也能平步青云。

        可谁都没想到,喜不过三天,就出了这档子大事。

        三尊震怒,派出无数人手,掘地三尺也依然没能找到青戈的半点踪迹,过了大半年后,众人也基本默认这个青戈真的是永远消失,不会再出现了。

        于是,本来还前景一片光明的嬴明月就成了未过门的寡妇。

        不论是人族还是魔族,都有着落井下石的劣根性,那些曾经眼红嫉妒嬴明月的人就开始幸灾乐祸起来,甚至是在背后搬弄是非。

        这些年来风言风语并不少。

        眼不见为净,深受流言蜚语所扰的嬴明月最后索性是选择闭门不出,于明月府中闭关修行,两耳不闻窗外事。

        二十年的时间对于修行来说,不过是一瞬而已,嬴明月本来距离闭关结束还早着呢,只不过王城之上的大战,惊动了王城中的所有人,也包括正在闭关的她。

        “小姐,是人族的剑仙,人族的剑仙杀到了我们王城来......”那侍女声音微颤地与嬴明月汇报外界的情况,心有余季。

        “人族剑仙?!”显然嬴明月也没预想到竟然会是这种情况,忍不住惊呼出声,“杀到我们王城来了?”

        “据说,那位人族剑仙强夺走了六座莽苍战法碑,诸位魔尊大人出手想拦下她,结果还被她反杀了数位,然后大摇大摆地向着东边遁走了。”侍女用一种难以置信但不得不信的神色汇报着。

        “莽苍战法碑被强夺走了?!”

        今日侍女说的所有事,都出乎嬴明月的想象。

        屹立于王城中不知道多少年的战法碑,竟然被一个人族修士抢走了......

        想到战法碑,那段她一直试图忘记的记忆又悄然浮现于脑海中。

        嬴明月怔了一会,最后不自觉叹了一口气。

        你现在到底在哪里?还活着吗?

        她抬起头,下意识望向侍女所说的人族剑仙离去的方向。

        却什么都没看到。

        ..........

        “一切顺利,不过三尊应该已经收到消息了,我们要赶紧离开了。”带着战法碑归来的夏道韫十分平静,似乎并没把这辉煌战绩放在心上。

        陆青山又向剑罗王城的方向望了一眼,随即收回目光,点了点头道:“那就走吧。”

        夏道韫当即就毫不犹豫地取出陆青山所给的九幽堪舆图,轻轻一挥。

        下一刻,画卷展开,枯黄色的大江从画卷中涌出,浩浩汤汤的江水将两人的身躯卷起,继续向前,流入一处虚空之中,消失不见。

        .......

        剑罗王城,明月府。

        嬴明月收回目光,不再多想。

        这种大事,显然不是她该管的,也不是她能管的。

        既然如此,还是继续修行吧。

        于是她转身再度走向暗室。

        .......

        相逢何必曾相识?

        不。

        连相逢都不会有。

        有些人,终究只会是过客。

        /55/55087/286066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