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轮回世界:傅青海大战一切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六章 无面王子

第四十六章 无面王子

        乌利亚五号行星。

        乌利亚是一颗平凡的太阳,勉强燃烧的亮度还不足以被称为一颗星星,周围其皆是被永恒之冬的寒霜封死的球体。

        在第五个这样的星球上方,近地轨道,两艘打击巡洋舰和一艘海军巡洋舰静静停泊,其中一艘打击巡洋舰好似一把锯齿型的暗铜刀刃,舰艏的浮雕骄傲地炫耀着第八军团的颅骨蝠翼徽记。

        血之盟约号,亦可简称血盟号。

        舰桥,一个相貌丑陋、怪异甚至畸形的生物“坐”在舰长座椅上,它长着多指节的利爪一张一合,如同拳头一般握紧,紧接着又如同一朵丑陋的花朵一般缓缓松开。

        这是“至尊”,前午夜领主军团第十连连长范卓德,为了更好的领导曾经的第十连队现在的混沌战帮,自愿将躯体与一只奸奇恶魔结合,成为了一个奸奇的附魔战士。

        与恐虐的附魔战士不同,奸奇的附魔战士更擅长战术指挥和运筹帷幄,至尊在未来的41k时代,将会成为恐惧之眼里赫赫有名的太空海战大师,只不过在那个时候,名叫“范卓德”的灵魂恐怕已经彻底消逝了。

        附魔战士舔了舔它的獠牙,像是在清理卡在牙齿之中的食物残渣一般,这只生物的舌头长得足以用来清理它双眼中流出的晶体,但是恶魔对于失去的眼睑毫不在意。

        “啊……”

        一声惊呼,盘坐在甲板上的午夜领主星际战士赫然睁开了眼睛。

        “你看到了什么,灵魂猎手?”

        至尊咆哮道,这就是他的说话方式。

        “我看到了,我看到了……一支舰队,白色疤痕,他们追逐着我们的气息而来,就在这里,他们……”

        午夜领主有些艰难地蠕动喉咙,仿佛还在回忆着什么令人难以启齿的情节和经历。

        “他们跳帮了血盟号,将我们屠杀殆尽,杀死了这艘船上的所有人……仅仅只用了一百名星际战士。”

        如果此刻傅青海在场,看到这位午夜领主他一定会非常高兴——因为这就是他写在小本子上的那个大名鼎鼎的“灵魂猎手”。

        塔洛斯·瓦尔科兰。

        继承了基因原体的天赋,塔洛斯一直饱受预言幻视的折磨,这些幻视令人心力交瘁,并且会毫无征兆地随机出现,但这同时也成为了所在混沌战帮的宝贵财富——没有情报渠道的叛徒们非常依赖这种预言。

        “嗤……所以,按我们的‘先知’所言,区区一百个白色疤痕,就把整艘打击巡洋舰的战斗兄弟全都杀光了?夜之王啊,我不知道这到底叫做‘预言’还是叫做‘软弱’。”

        舰桥上的另一名午夜领主,语气里有着明显的讥讽与嘲弄,他身穿一套古老而精致的铁骑型终结者,证明他属于基因原体曾经的荣誉卫队和亲随——黑甲卫。

        塔洛斯恶狠狠地回瞪他,说道:

        “我只是复述我在梦中的所见所闻,一切行动皆由至尊定夺。”

        在场众人一齐看向了端坐于舰桥最高处的那只恶魔,它缓缓敲击着自己的利爪,盔甲裂缝里蔓出的触手无意识地摆动着。

        最终,它缓缓说道:

        “我们已经拿到了我们想要得到的东西,暗夜之王的遗物,王冠、披风、宝剑……继续逗留这里没有任何意义,即便没有白色疤痕,也会有其他帝国舰队赶来……”

        事实上,当年那个刺客,是当着一群午夜领主高层的面把将午夜幽魂杀死的,并在他们的列队注视和大声咒骂之中施然离开,要不是临走前手贱,顺走了科兹的装备,第八军团也不至于非要和卡利都斯的刺客神庙死磕到底。

        众人明白了至尊的意思。

        “撤退,离开这里。”

        附魔战士下令道。

        ……

        “什么!?”

        纳克雷德·索尔难以置信地问道:

        “仅仅因为一个狗屁预言,他们就要离开这里,放弃即将攻下的最后一座刺客神庙,像条吓坏了的狗一样仓皇逃窜?”

        负责通讯阵列的船员,面对无面王子的愤然怒火,有些艰难地点头说道:

        “我想……是的,大人。”

        “哈,哈,哈哈。”

        纳克雷德干巴巴地笑了几声:

        “真有意思,我的这些血亲兄弟,他们就像我那个受诅咒的原体一样,受困于幻象,沉迷于预言,终生都被可笑的假象所折磨……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有未来!他们注定就是一群悲剧的产物,一群可怜虫!”

        纳克雷德越说越激动,最后甚至忍不住大声唾骂了起来,看起来余怒未消的样子。

        公然辱骂原体。

        手下的凡人们更不敢接话了。

        “大人,我们是否需要召回地面部队……”

        沉默良久,一名船员小心翼翼地问道。

        “嗯,暂缓对刺客神庙的攻打,先把星际战士撤回战舰。”

        纳克雷德虽然狂妄,但脑子还是清醒的,至尊的战帮如此信赖灵魂猎手的预言能力,想必也非空穴来风,分兵两处确实不太保险,撤回太空轨道静观其变。

        ……

        肃正号和烈马号撕破了亚空间与现实世界的帷幕,如若一支白金之矛和沐色之钻,分裂了秘域潮汐,降临了星系外围。

        刚刚抵达曼德维尔点,傅青海就下令开启所有侦测阵列,马上发现了位于五号行星轨道的一艘打击巡洋舰,旁边还有一艘失去了等离子信号的帝国海军的轻型巡洋舰,看样子已经被午夜领主跳帮夺船。

        哦,买一送一,不错嘛。

        确定敌人的舰队规模不如自己,傅青海心情大好,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和心心念念的灵魂猎手塔洛斯失之交臂。

        不过即便知道了也不会有多遗憾。

        和一般网文里名气越大实力越强不一样,战锤40k的这些知名人物,名气和军衔和个人战力都不匹配,名气是由原著小说的戏份决定的,而军衔是由战斗履历决定的。

        无面王子纳克雷德戏份不多,但他是军团执政官,而灵魂猎手塔洛斯名气很大,军衔却只不过是区区一个中士,傅青海要是提着塔洛斯的人头去找察合台·可汗要“狩猎大师”的称号,可汗估计会给他一个大逼兜子。

        在肃正号率先发现对方的情况下。

        结局早已注定。

        “还是按照原定计划,跳帮夺船。”

        傅青海对乔士达和卡密尔说道。

        “给我一副动力盔甲。”

        旁边,身披长袍的卡拉曼达说道。

        傅青海斜睨了他一眼:

        “抱歉,你不是全新全异星际战士,没法穿戴mk8戡乱型动力盔甲。”

        “那就给我一枚跳帮鱼雷和一把爆弹枪,我不穿动力盔甲也能杀进去。”

        夜蝠战士的语气坚决而肯定。

        傅青海闻言笑了,说道:

        “老乔,把你以前那套mk4极限型动力盔甲给他,再给他一把爆弹枪和一柄链锯剑。”

        乔士达不情不愿地将自己曾经的盔甲交给了卡拉曼达,夜蝠战士在几名机仆奴工的辅助下开始穿戴动力盔甲,一边穿戴,一边问道:

        “什么是全新全异星际战士?”

        傅青海微微一笑: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

        血盟号前脚刚走,联合舰队后脚就到。

        此时,凄凉号打击巡洋舰。

        “光矛来袭——”

        船员撕心裂肺地大喊。

        刺眼的金色光芒遮蔽了舷窗的视野。

        伴随着舰体的一阵剧烈摇晃。

        “护盾完好!百分之七逸散!”

        一名军官呼叫。

        才说完,又是两发粗大的光柱在虚空盾的半透明护罩上面持续喷薄溢散,直至……

        “百分之十二逸散!”

        舰体再次左右摇晃。

        舰桥的照明转暗,短暂失效了几秒钟。

        代表着白疤打击巡洋舰的那颗符文光点,以刺枪挺进之势,侧面迂回,快速包抄。

        代表白疤战斗驳船的那颗符文光点,以泰山压顶之势,不偏不倚、堂堂正正地挺近。

        两艘巡洋舰在彼此交错之际,宏炮阵列均向对方释放了狂风暴雨般的弹幕。

        “护盾崩溃。”

        一名船员发出尖叫,冲击摇晃着船身。

        “大人,敌方战列舰发射鱼雷。”

        “稳住!”

        纳克雷德大喊。

        “大人。”一名武器军官说道:

        “鱼雷已经进入近防武器的射程。”

        纳克雷德不为所动:“再等等。”

        “即将突破三十公里距离!”

        “所有近防武器,开火!”

        纳克雷德当即下令。

        “轰轰轰轰——”

        比登舰鱼雷先一步抵达的是巨型炮弹。

        “大人,近…近防武器失效。”

        船员的声音里充满了绝望。

        “这……”

        纳克雷德眼睛一瞪:是干扰宏炮!

        八枚登舰鱼雷中有两枚,在全像投影仪的显示屏上消失,干扰阵列将之引导向了战舰周围的无垠虚空,其他六枚疾驰冲向他们的目标船舰,全部正中目标。

        无面王子冷静地要求打开全舰通信网络,控制台前的船员对他点了点头。

        “所有利爪小队注意,这里是纳克雷德·索尔,有六至十二名白色疤痕刚刚使用鱼雷入侵舰内,撞击地点已经发送给小队指挥官,找出那些该死的忠诚派!我的兄弟,杀光他们!”

        无面王子从指挥座椅上起身,拖着庞大的终结者盔甲来到观景台上,透过舷窗能够看见下方舰体上插着的鱼雷。

        “损害报告。”

        “轻度结构损伤,输能管路过载,主要位于右舷区域。”

        “他们想要我们的船。”

        纳克雷德咬牙切齿。

        “行啊,那就让我来看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

        “boom!”

        舰船再次摇晃,力道之强足以把两名午夜领主甩离黑色的甲板地面,纳克雷德也脚步不稳,发出诺斯特拉姆方言的咒骂。

        如同庆祝节日的礼炮烟花,舱壁花苞状的裂口中央,鱼雷舱门砰然打开,月狼战士身先士卒咆哮冲出,高高扬起了手中的胖子发射器,张嘴怒吼:

        “诛杀叛徒,为了帝皇!”

        “你的帝皇已经死了,蠢货!”

        对方同样回以不甘示弱的大吼。

        通道里的黑暗和沉寂,顿时被爆弹的闪焰和动力武器互击的蓝色火花所打破。

        “嗵、嗵、嗵!”

        香瓜大小的微型核弹,接二连三地向着几条不同方向的通道尽头抛射而去。

        光芒亮起,熔焰爆裂。

        战术小队和利爪小队之间的污浊空气,顿时在不可见的热流之中沸腾,乔士达目镜视野里的温度指示计量开始急速攀升。

        轰然炸响的高温热流,翻滚肆虐,照亮一切,处于核爆中心位置的利爪小队,动力盔甲在一个心跳之间就被烤熟。

        关节缝隙的塑钢结构,最先开始扭曲、软化、蒸发,最终融化为了甲板上的一滩泥浆,从空壳战甲里缓缓淌出,里面的任何生物质都已经不复存在。

        ……

        卡拉曼达觉得自己就像一个见证人。

        就像大远征初期,舰队里那些整天无所事事只会发出莫名惊叹的所谓“记述者”一样。

        他亲眼见证了午夜领主被屠杀!

        没错,这不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战斗。

        从一开始,就注定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

        神机兄弟会横扫了午夜领主战帮。

        摧枯拉朽,势如破竹。

        白色疤痕组成数支战术小队,与午夜领主的利爪小队在各层甲板和各个通道里遭遇,链锯和爆弹,电浆和热熔,狠狠撞在一起。

        近战搏杀,他们的战斗经验或许没有那些经历过大远征和大叛乱的夜蝠老兵丰富,但是他们速度更快、力量更强。

        远程互射,更是具有压倒性的优势,那种造型奇特的爆弹武器,只需命中三两枪,就能击碎最厚的陶钢胸甲,让夜蝠战士们那身东拼西凑的mk5动力盔甲像是帝国卫队的甲壳甲一样支离破碎、四面绽开。

        随着时间的流逝。

        战斗区域逐渐紧缩。

        狩猎的大网慢慢向着舰桥围拢。

        腐化和堕落在此蔓延,就连空气品尝起来都是混浊不堪,这艘船在亚空间里待得太久了,呼吸相同的循环空气太久了。

        傅青海双手握着剑柄,横剑置于脸前,挡下一枚射向自己脸庞的爆弹,弹片和火光在距离目镜不足三十公分的地方轰然炸开,持剑之手丝毫不为所动。

        由真·艾德曼合金铸造的剑身依旧完好无损,雪亮银白,宛若崭新。

        “这是什么武器?”

        一名午夜领主问道。

        他额头上镶嵌着的铁钉,在通道昏暗的灯光下闪闪反光,两金一银总共三枚,表彰他曾经为人类帝国做出的贡献。

        “青之牙,调弦之剑。”

        傅青海回应道。

        “很好,它马上就是我的了。伪帝的走狗不配拥有如此强大的武器。”

        对方哈哈笑道。

        傅青海也笑了:

        “你的基因种子是我的了。不用担心,我会让它继续为帝皇效力的。”

        ……

        舰桥。

        傅青海看向自己的敌人。

        暗蓝的涂装伴随白色的闪电纹饰。

        臂甲和肩膀上缠绕着粗大的铁链,粉色人皮被钩子拉扯,紧紧绷在盔甲外壳,尖刺上插着的巨大颅骨,尚有新鲜血肉附着。

        一只手里挥舞着巨大的t字头链锯剑,另一只手里是电弧环绕的闪电爪。

        肯特卡终结者。

        无面王子,纳克雷德·索尔。

        傅青海从那张布满缝合粗线和残缺皮肉交错的丑恶脸庞上,认出了对方的身份——原来所谓的“无面王子”是这么个意思。

        傅青海拇指轻轻摁动,高周波振动模式开启,令人心烦意乱的嗡嗡声中,笔直厚重的剑身和锋利的弯钩锯齿都一齐化作了一片模糊不清的银色虚影。

        “白色疤痕!”

        “我要吃了你的基因种子。”

        纳克雷德·索尔大声怒骂道:

        “我要用我的手撕烂你的喉咙!”

        “叮!锵!”

        傅青海手中的链锯剑,挥舞起来仿佛轻如鸿毛,瞬间接触时却重若千钧,随着每一次金铁交鸣,傅青海进一步,对方便退一步,就在无面王子节节败退之时……

        “哒!”卡拉曼达一发爆弹射入了纳克雷德的脖子。

        剑身穿透无面王子的脊椎、多肺和一颗心脏,陶钢复合装甲彷若无物,傅青海在弹头爆开将敌人脑袋炸成血腥喷泉之前的短短刹那,一把抓住对方的头颅拽了过来。

        爆弹炸裂。

        卡拉曼达还没反应过来,一柄停止了旋转和振动的链锯剑就停在他的颈间。

        “我说过,他的人头得归我,你是听不懂我的话吗,午夜领主?”

        傅青海语气森然,浑身杀气侵透盔甲宛若实质,慑得卡拉曼达一动不敢动,浑身僵硬口齿艰涩地回道:

        “我,我道歉,大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