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惊!全京城都在吃我和王爷的瓜在线阅读 - 第345章 祭拜

第345章 祭拜

        第345章祭拜

        绣言嬷嬷过来提醒他们晚膳准备好了,顺便说了今天余晟来过的事情。

        余袅袅想也不想就回了句不去。

        绣言嬷嬷:“那奴婢这就让人送个口信去余家。”

        等她走后,萧倦问余袅袅为什么不回家去祭拜先祖?

        大雁朝讲究以孝为先,祭拜先祖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余袅袅:“你忘了吗?明儿我们要去万佛寺给母亲和继父烧香,没空回余家祭拜先祖。”

        比起余家的列祖列宗,她跟谢氏、封梁寒的感情深刻得多。

        要在两者之间选一个的话,她理所当然选后者。

        萧倦当然不会忘记明天要去万佛寺,他只是不想让袅袅被人说三道四。

        他提议道:“要不明儿我替你回余家祭拜先祖?”

        余袅袅明白萧倦的顾忌。

        她走上前去,拉住萧倦的手,额头轻轻抵在他的胳膊上。

        “谢谢你的好意,但是不用了。

        余家的先祖有很多后辈去烧香祭拜,可是娘亲和继父却只有我和你,你不能不去。”

        萧倦为她感到心疼,他的声音不由自主地变得温柔低沉。

        “听你的,我和你一起去万佛寺。”

        余袅袅扬起小脸,冲他露出个甜甜的笑容:“嗯!”

        待吃完晚饭,余袅袅去厨房准备明日祭奠需要用到的供品。

        因为考虑到是在寺庙内祭奠,她准备的全都是素食,像是桃花水晶糕、红糖糍粑、芝麻桃酥、春卷等等。

        封梁寒生前很爱吃豆花,他每天的早饭必定少不了一碗热腾腾的香辣豆花,所以余袅袅特意提前泡上了黄豆。

        次日天还没亮,余袅袅就起来了。

        萧倦问她怎么起这么早?

        就算要去万佛寺,也不用起得这么早。

        余袅袅一边穿衣服一边说道。

        “我得去磨豆腐。”

        萧倦心疼她一大早就要开始忙活,便也跟着起来了。

        “我帮你磨。”

        两人穿好衣服,简单地洗漱一番,然后便去了厨房。

        这会儿厨房里的仆从也刚起来,他们正在烧水,见到郡王夫妇来了,急忙放下手里的活儿,上前见礼。

        余袅袅撸起衣袖:“你们忙你们的,不用管我们。”

        她提起装有黄豆的木桶准备往外走,萧倦伸手帮木桶接了过来。

        他问:“要去哪儿?”

        余袅袅指了指后院:“石磨在那边。”

        两人出门去了后院。

        余袅袅负责倒豆子,萧倦负责推磨。

        他力气大,推起来并不怎么费劲儿。

        乳白色的豆浆源源不断地流入木盆之中。

        仆从们偷偷从窗户里往外望,他们看到郡王夫妇合作磨豆浆的场景,都挺意外的。

        他们没想到身份高贵的郡王夫妇,居然也会像普通农家夫妻那样一起干活儿。

        余袅袅将过滤好的豆浆分了一部分出来,煮开后加点白糖,搭配刚出锅的新鲜肉包子,甚是美味!

        如今洛平沙也住在郡王府,余袅袅不光自己吃,还不忘给洛平沙也留了份豆浆,回头等他起来了就能吃。

        等到豆花出锅的时候,窗外天色已经大亮。

        余袅袅将做好的吃食装入食盒中。

        她今儿特意穿了身素色衣裙,萧倦仍旧是他平日里常穿的黑色衣裳,但从崭新的布料可以看出来,这应该是他最近新做的衣裳。

        为了见岳父岳母,他也是做足了准备。

        外面在下濛濛细雨,萧倦一手撑着油纸伞,一手牵着袅袅。

        两人在往外走的途中恰好遇见洛平沙。

        洛平沙今日也穿了一身素色衣裳,手里也拎着个食盒。

        他朝琅郡王夫妇见礼。

        “今日是清明,我想去祭拜爹娘,二位也是要出门去祭奠先人吗?”

        余袅袅颔首应道:“对啊,你是要往哪儿去?若是顺路的话就一起走吧。”

        洛平沙:“我爹娘被葬在城外的天印山。”

        天印山是在西边,跟万佛寺是两个方向。

        双方不顺路,遂出了大门后便分开走了。

        余袅袅和萧倦乘坐马车出城,又顺着官道走了一段路,方才到达万佛寺。

        两人熟门熟路地来到了供奉长明灯的地方。

        当他们找到谢氏和封梁寒的牌位时,发现牌位前面摆着一瓶娇艳的牡丹花。

        现在天气还比较冷,不是牡丹花盛开的时节。

        可面前这瓶牡丹花不仅开得热烈,颜色也很艳丽,层层叠叠的花瓣上还沾着露珠,一看就是刚摘下来不久的。

        余袅袅觉得很是奇怪:“这花哪儿来的?”

        萧倦看着香炉里还在静静燃烧的线香,说道。

        “应该是有人刚刚祭拜过岳父岳母。”

        他将负责看守长明灯的小和尚叫了过来,询问刚才是否有人来这儿祭拜过?

        小和尚如实回答:“刚才确实有一位郎君来过,这牡丹花是他带来的,他还上了三炷线香,并给寺庙捐了一笔香油钱,叮嘱我们以后定要好好照料这两位的牌位。”

        余袅袅追问:“那人姓甚名谁?”

        “他说他姓沈。”

        余袅袅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肯定是沈君知!他应该还没走远,我要去找他!”

        说完她就抬腿往外跑。

        萧倦眼疾手快一把将她拉了回来。

        萧倦问:“你找他做什么?”

        余袅袅想也不想就脱口而出。

        “我要找他问清楚,他为什么要骗我?他到底是什么人?”

        萧倦握紧她的手腕,沉声问道:“问清楚之后呢?你还想怎么样?”

        他此时的眼神有些吓人,余袅袅不由自主地放低声音。

        “我就只是想问清楚而已,没想怎么样。”

        萧倦追问:“既然不想怎样,那又何必追出去?”

        余袅袅无言以对。

        萧倦将她的身子掰过来,放缓语气对她说道。

        “我们今日是来祭拜父母的,不要被不相干的人分散注意力,好吗?”

        ……

        万佛寺大雄宝殿前方有一棵百年老桃树。

        这棵树又被称作姻缘树,常有未婚男女来这儿祈求姻缘。

        初春时节,桃树枝头挂满了粉白色的桃花。

        风一吹,就有花瓣纷纷扬扬地落下,仿若下了一场桃花雨。

        一身白衣的沈君知站在桃花树下,单手背在身后,宽大的衣袖随风飘荡,眉目低垂,面容俊秀柔和,犹如从画中走出来的谪仙。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