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开局成为废太子,被贬镇守西凉在线阅读 - 第59章:见玄冶子

第59章:见玄冶子

        萧祁眉头微微一皱,定州城突然搞这么大动静,估计是自己行踪泄露了也不一定。

        “先过去看看。”萧祁小声说道。

        都到定州城了,总不能无功而返吧!

        玄文龙等人,虽然担心,但看着萧祁走了上去,玄文龙夫妻二人,也立马跟了上去。

        苏卫等人先进去。

        不过,使用的是匿名。

        至于玄文龙与木二娘,岳青刚没有仔细盘问,也将两人放了进去。

        但两人自然不会报出自己的真实姓名。

        “你,名字!”

        身为边士兵喊到萧祁。

        “赵祁,西凉人士!”萧祁直接说道。

        “你也是西凉人?”士兵眉头紧皱。

        刚才苏卫等数人,都是西凉人。

        “对,西凉来的商人。”萧祁笑着说道。

        “好!”

        “进去吧!”

        士兵看了眼岳青刚,见后者点头,才放萧祁进去。

        萧祁没多想,立马走了进去。

        “此地不宜久留,赶紧走!”萧祁催促道。

        玄冶子的家,虽安置在阳城,但其实!后者着急搬进了定州城,较为清净的西街。

        之所以说在阳城,其实输送给外人一个幌子,假信息。

        众人直接奔去西街。

        说实话,定州城不愧是蜀王的旧都,其繁华丝毫不弱于洛阳。

        刘家占据定州之界,等于掌握了一条龙脉。

        在蜀地,可是有好几位皇帝,在此处建国呢!但唯一可惜的是,在蜀地建国的皇帝,没有一位,能够入主中原,统一天下的。

        城门处的士兵,见到离开的萧祁,走到岳青刚面前,然后,将怀里的画像,拿了出来,“将军,方才进去的人,正是凉王,咱们要不要直接与凉王,坦露身份?”

        岳青刚缓缓起身,眸子中划过一抹清冷,“主公的意思是,暂时不要暴露凉王的身份,你带人跟着凉王,一旦有危险,立马来报。”

        “诺!”

        士兵领命。

        在定州城中,早就安插了人马,随时保护萧祁的安全。

        而在暗处,苏家的苏一,也是发现了萧祁等人的身影。

        “哼!”

        “胆子真是够大的,竟然真的敢来定州城,敢招惹苏家,你们只有死路一条。”

        苏一眼神无比阴冷。

        “你们,去跟着萧祁,我回去禀告给夫人。”苏一立马说道。

        “诺!”

        身边的几个便衣护卫,立马跟了上去。

        苏一快步,朝苏家跑去。

        此时的萧祁,在走了二十几分钟,才到了西街。

        古道西风瘦马,小桥流水人家!

        西街倒是清净一些,尤其清水绿竹,真是给人一种别样的意境。

        当当当!

        远远间,萧祁就听到清脆的打铁声。

        远处,是一间打铁铺,一个年纪近五十岁的,长须垂下的中年人,挥舞着手里的铁锤,当当打铁。

        在他的旁边,是一个年轻人,约莫二十来岁,身上的肌肉壮硕无比,看着孔武有力,此人乃是玄冶子的亲传弟子,取名玄觞。

        “赵…赵兄弟,那人就是我的父亲玄冶子!”玄文龙的脚步,忽然停了下来,仿佛是生了根一样,走不动路。

        “光是这份气质,便是很不一般!”萧祁淡淡说道。

        “走吧!”

        “我…我…还是你们去吧!”玄文龙突然退缩了。

        “玄寨主,这可不是你的作风呀!拿出你当土匪的气势!”萧祁鼓励说道。

        “怕个啥!走,挺大个老爷们,回家还怕!”木二娘直接拽住玄文龙的耳朵。

        “哎呦呦!”

        “媳妇,疼!”

        玄文龙疼的嘴巴直咧咧。

        此时的玄觞,发现来的十几人。

        立马惊呼道:“老师,是大哥回来了。”

        玄觞比玄文龙小,自然是称呼其为大哥。

        玄冶子身体一顿,心中有思念,但碍于面子,硬是又将感情憋了回去,“哼!这个逆子,还回来做什么!”

        说罢!

        便是将手里的工具,往旁边一丟,直接气呼呼的进屋去了。

        至于萧祁等人,自然被玄冶子当成,是玄文龙的手下。

        “龙哥,你终于回来了。”玄觞无比高兴的说道。

        “玄觞,几年没见,你都长这么高了。”玄文龙说道。

        “对了,我这有几位贵客,是来拜访父亲的。”

        哦!

        玄觞看向萧祁等人。

        看玄文龙,故意慢萧祁一步,就能看得出来,眼前这人,不是普通人。

        “贵客是从何而来?”

        玄觞问道。

        毕竟,玄冶子隐居在这里,就是为了躲避外人。

        萧祁抱拳说道:“告诉玄大师,我与他有过数面之缘。”

        玄冶子做为从二品大员,每日早朝,怎会没见过他?

        只是,他不务正事,确实没见果盘玄冶子,但倒是听说过玄冶子的大名。

        “见过数面?”

        玄觞以及玄龙文等人,瞬间懵圈了。

        不应该呀!

        玄冶子在五年前,就从朝中归隐,就没见过人。

        眼前的萧祁,也就二十岁,怎会说见过数面。

        “客人稍等,我进去唤老师!”玄觞说罢。

        正要进去。

        却发现玄冶子自己走了出来。

        玄冶子看萧祁眼神,立马大变。

        “不用了,既然是贵客,就请进来吧!”玄冶子直接说道。

        玄觞与玄文龙等人,瞬间惊骇了。

        要知道!多少人来求见玄冶子,都被玄冶子拒之门外!

        可以说,萧祁是这么多年以来,第一个,被玄冶子用“请”字,迎进门来的人。

        众人现在,都非常好奇萧祁的身份。

        玄文龙更不是傻子,萧祁的身份,即便是西凉赵家的人,那又如何?他可是记得,就算地方的那些王爷,亲自派人来请,玄冶子都不给面子,更何况一个小小的家族子弟!

        萧祁率先走入屋内,玄文龙等人,随即走入。

        “玄觞,将门关上。”玄冶子立马说道。

        哦哦!

        玄觞立马将大门关上。

        “父亲……您这是……”玄文龙不解,见萧祁为何要如此神秘。

        “你这个逆子,我待会再来教训你!”玄冶子冷冷的呵斥玄文龙。

        随即,面向萧祁,双腿再也无力的,跪在萧祁面前。

        玄文龙心中顿时大惊,他的父亲,这是做什么,他居然给一个年轻人下跪。

        他越发好奇,萧祁到底是什么人?

        要知道,他父亲即便已经从朝中归辞,可不管如何,二品大员的身份,摆在哪里!

        光是人脉与号召力,就算是刘询见了,也得毕恭毕敬。

        “玄大师,你这是做什么?”

        萧祁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