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凡徒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章 不自觉也

第一百三十章 不自觉也

        归元子,死了?

        山坡上,多了七个土丘,与一个土坑。

        七个土丘,七个简陋的坟头。坟头下分别埋葬着五位陈家子弟,以及桃疯与梦青青。

        土坑内,躺着归元子。

        土坑旁边,坐着于野。

        在他的阻拦下,归元子尚未安葬。他想独自陪着老道说说话,之后再亲手将他埋了。众人只当他悲伤过度,便也听之任之。

        而他便这么坐着,任由黄昏降临,任凭海风呼啸,兀自默默低头打量。

        归元子身上的泥水与血污已被擦拭干净,此时双目紧闭,且神态安详,俨然便是睡着了的模样。

        “老道,你怎会死呢?”

        于野轻声自语。

        他虽然耗尽了修为,而神识尚在。他已将归元子里里外外查看多遍,依然没有发现任何破绽。归元子是被飞剑穿透胸口而死,周身上下与五脏六腑已没有一丝生机。

        而一位高人,怎会死在炼气修士的飞剑之下?

        难道此前看走眼了,或是猜错了?

        “老道,且不说之前的诸般巧合,单说《化身术》。若非你传授的神通,我今日休想活命,船上的所有人亦将葬身齐门岛,这难道不是你的有意为之?此前你屡次谈论生死,莫非你未卜先知……”

        于野拿出一坛酒放入归元子的身旁,接着又拿出一坛酒灌了一口。

        他吐着酒气,苦涩道:“蛟影,你与我说实话,这个老道他是否诈死?”

        识海中,响起蛟影的叹息声——

        “唉,他生机断绝,魂魄尽散,剑伤也不似作伪,从未见过这般诈死之术。想必他已身陨道消,你莫悲伤难过……”

        “咕嘟、咕嘟——”

        于野又是灌了几口酒,酒水洒在脸上,呛红了双眼,他猛的摇了摇头,道:“我不悲伤,也不难过。我与这个老道非亲非故,他传我一式神通,也骗了我二十多坛美酒。他不是说了么,改天等他死了,便没人向我讨酒了,他……他知道今日必死……”

        归元子虽然装疯卖傻,而回头想来,他的一言一行,皆暗藏玄机。不过,他如今便躺在土坑里,却依然叫人看不穿、也猜不透。

        “嘿,他并非什么高人,而是一个老江湖、老滑头、老无赖,不,他就是高人,他将你我都骗了……”

        于野举起酒坛便是一阵猛灌,遂抬手一挥,土坑里多了一圈酒坛。他丢了手中的空酒坛子,再次拿出一坛酒,摇摇晃晃站起,惨笑道:“老道,这十坛酒送你路上解馋,我陪你最后痛饮一回!”他昂起头张开嘴,“咕嘟咕嘟”又是一坛酒见底。他“啪”的扔了空酒坛子,禁不住原地打转,已是满脸的酡红,一双眼更是透着血色。

        “嘿嘿!醉生梦死,不自觉也……”

        于野耗尽了修为,也无真气护体,根本承受不住酒水猛烈的劲道,只觉得头晕目眩而天旋地转。而他依然拿出了第四坛酒,眼光掠过一旁的坟头,禁不住怔了怔,然后又一次举酒猛灌。一坛酒尚未饮尽,他“扑通”跪在地上,竟双手抱头失声:“我已竭尽所能……我真的尽力了……”

        他不愿看着陈家子弟受难,不愿看着桃疯与梦青青惨死,更不愿看着归元子不明不白的葬身此地,而他虽然拼尽了全力,却依然无力回天。正如所说,他不怕悲伤难过,却怕委屈、无助,更怕天地无情与命运的摆布。而他又是如此的弱小,如此的卑微无能。

        或许,在一个十七岁的少年看来,这个世间本该充满美好。而现实的残酷与莫测的命运,往往令他无所适从。即使他变得谨慎多疑,学会了阴谋算计,擅长了杀人之术,而他依然什么都改变不了。

        也或许短短的两年以来,经历了太多的生死,经受了太多的苦难,使得压抑已久的他再也承受不来,亟待宣泄释放……

        正当他伏在地上昏昏沉沉之际,忽听有人说道——

        “哭什么呀?”

        于野挣扎转身,一阵头晕目眩,索性仰面朝天躺着,无力辩解道:“我……我没哭……”

        隐隐约约,一片红云罩住了天穹。

        不,是红伞,还有一个红衣女子。

        女子似乎抿唇一笑,出声道:“这老儿怎么死了呢?”

        于野随声答道:“飞剑所杀……”

        “我看未必呦!”

        女子的话语声变得飘忽起来,便听道:“他也许是吓死的……到处招摇撞骗,怕人找他算账……”

        吓死的?

        谁被吓死的?

        于野尚自糊涂,又听道:“人死了,何必留着臭皮囊……一把火烧了,帮他一了百了……”

        与此瞬间,似有火光燃起。

        于野的眼皮沉重,心神阵阵恍惚……

        当他睁开双眼,已是次日的清晨。

        天边,旭日初升。海面上,波涛如旧。数十丈外的海滩上,可见一群陈家子弟,与熄灭的篝火,以及停泊在浅水中的海船。

        却未见到那条来自卫国的大船,想必已起航远去。

        于野慢慢坐起,脸色苍白、眼光无神。

        他坐在一片山坡上,满身的污泥,四周丢着破碎的酒坛子。身后则是一排土丘,还有一个土坑。

        于野的眼光一眨,忽然从宿醉中清醒过来,急忙翻身爬起,遂又目瞪口呆。

        归元子,竟然没了?

        土坑内,仅剩下一堆灰烬,与十几个破碎的酒坛子。而躺在其中的归元子,已然无影无踪。

        “老道,你去了哪里——”

        于野禁不住喊了一声。

        却见羽新、何清念、安云生与罗尘从海滩那边走了过来。

        羽新还是一瘸一拐,摇了摇头道:“你亲手烧了归元道长的遗骸,难道不记得了?”

        “我……我烧了老道的遗骸?”

        “唉,你昨日醉酒之后,悲号不止,我等不便劝说,谁想你又祭出一张离火符。火葬了归元道长也未尝不可,你不必介怀。”

        “我怎么不记得了……?”

        “你宿醉方醒,怎会记得昨日之事。”

        “有一红衣女子,是她……”

        “我等担心你的安危,始终在远处观望,并无他人靠近,更未见到什么红衣女子。”

        “不……昨日分明有一女子……”

        “卫国的海船已起航离去,船上倒是有几个女子,却没人在意。于兄弟,你有无大碍?”

        于野摇了摇头,后退了几步,转而看着土坑,犹自难以置信的样子。

        分明记得一个红衣女子来到身旁,并说了几句古怪的话语。她说归元子是被吓死的,留着臭皮囊无用,一把火烧了,一了百了……怎会没人见到那个女子呢,自己又怎么会烧了归元子……

        而羽新没有必要说谎。

        难道之前的一切,只是醉酒的错觉?

        “于兄弟,你我要走了!”

        便听羽新提醒道:“临行前,与桃兄、青青道个别吧!”

        阿虎带着一群陈家子弟也走了过来。

        于野点了点头,已渐渐恢复了常态。

        再多的困惑,且搁置一旁。人在途中,脚下的路依然要走下去。

        于野将土坑填平,连同破碎的酒坛子一并埋了。又拿出一张破布,上面的法诀已经看不清楚。他将破布也埋入土堆,然后跪地磕了几个头。

        不管归元子是个怎样的人,都是他于野的救命恩人。而恩情已难以偿还,叩拜大礼也无非是聊作寄托罢了。

        “于野,你知道青青为何与你亲近?”

        于野起身看去。

        旁边埋葬着梦青青与桃疯等人,小小的坟丘,没有墓碑,也没有任何标记。

        便听羽新说道:“青青自幼修道,已十多年未曾回家。而她家中有个弟弟,如今与你年纪相仿。她是将你当成了自家兄弟,故而情有所寄。怎奈她心高气傲,外柔内刚,宁可一死,也不愿成为废人……”

        于野的心头微微刺疼,手上多了一物。

        这是一个草叶编织的虫儿,或是梦青青兄弟幼时的玩物,却在临终时送给自己,当时并未放在心上。

        唉,总以为这个女子过于精明,殊不知是他于野以己度人。

        于野伸手将草叶虫儿放在梦青青的坟前,默默深施一礼。

        又听羽新说道:“桃兄,你亲手杀了筑基高人,为我兄弟亲眼所见,来日返回大泽,定要为你正名!”

        正名?

        想必是甘行的当面嘲讽,一直让桃疯与羽新等人耿耿于怀。对于道门弟子来说,修道者的名誉重于性命。

        “桃兄斩杀筑基高人,救了于野。您的人情,我记下了。”

        于野又是深施一礼,翻手拿出一坛酒。他将酒水分别浇在桃疯与梦青青、归元子以及五位陈家子弟的坟前,独自摇摇晃晃走下了山坡。

        众人也相继离去,又忍不住回头张望。

        齐门岛,一个令人难忘的地方。而若无意外,以后没人回来。八位罹难者,亦将永久孤零零的守在此地。

        于野没有回头。

        他拖着疲惫的脚步,越过海滩、趟过海水,顺着梯子爬上海船,径自返回所住的舱室。当他“砰”的关闭了木门,又是一阵虚脱般眩晕袭来。

        昨日便已累脱了力,接着在山坡上折腾半宿,如今虽然宿醉已醒,竟再也支撑不住。

        于野踉跄着走向床榻,便要就此吐纳调息。而他尚未坐下,又不禁微微一怔。

        床头的桌子上,放着一个空酒坛子。

        酒坛下,竟然压着一块折叠的破布,上面隐有字迹……